光影印在脸上

2020-11-22 02:32:33  来源:拉萨日报  

在清晨 在日暮 在时间的末梢

在太阳起起落落的轰响里

叶子作别了枝头 混迹于鸟的羽翼

随风飘飘摇摇飞过野透了的世界

光芒下的天地不再那么朴素

而凸现出厚重的色彩和苍凉的涵义

席卷了我拔剑四顾的茫茫视野

以及望眼欲穿的每一个秋日

阳光是有重量的 风是透明的

它们跨过辽远而绝不荒芜的时空

驻足在那些树枝那些叶脉那些齿沿上

蜕下种种只有轮廓没有细节的影子

这些世界的碎片 这些秋天的遗骸

在阳光下幽灵似的变幻着自己的身姿

在脚底以沙哑的喉音不断地尖叫

期待把魂魄寄生于每一缕风

风从四面八方吹来 带着阳光的香气

一层一层剥去世界的衣衫

秋季是万物进入休眠之前的坚守

一切都恰到好处 听凭秋思朝升暮落

■秋天,对银杏树的凝望

秋天了 我频频望向窗外

望向那两排挺拔爽净的银杏树

树间的甬道摆着两张彩钢条椅

甬道尽头的红砖墙挂满了爬山虎

在酷夏

银杏曾擎起遮天蔽日的冷色葱郁

那时的清晨

三五老者慵懒地坐在条椅上

到了凉秋 银杏则摇曳出暖调的金黄

少男少女们在树下闹着 笑着

或者静默着

于是怀疑 银杏也许是有使命的

它们不仅承接了天空的重量

也支撑起每一个季节和

每一个朝朝暮暮

甚至成为所有凝视它们的目光的依托

我这一望啊 从春夏望到秋冬

从一派葳蕤望到满目萧索

我仿佛听见它们对我殷勤地低语

“我就是你的野渡无人,我就是你的望穿秋水”

不要奢望银杏叶永驻枝头

那既不真实 也不现实

当秋天的风瑟瑟吹起

凋零将是它们唯一的归宿

不能期待“花谢花飞飞满天”

银杏叶好似一片片轻盈的羽毛

没有扶摇直上 没有跃入星河

而是无可避免坠落

轻抚这飒然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