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搅团的味道

2020-10-18 04:43:57  来源:陕西日报  

本报记者 申东昕文/图

“油泼辣子油泼蒜,辣辣儿个吃一碗搅团。”关中人爱吃搅团是出了名的。天气渐凉,这时候若是能有一碗光滑如玉、酸辣可口的搅团,那种味道定能让人回味无穷。

老一辈人都知道,搅团是“哄肚子”的“饥荒饭”,在最缺粮食的时候给人们短暂的饱腹感,能够填饱肚子,却不耐饥。搅团,与饥荒和苦难相伴,又随着富裕和繁荣重现在城里人的餐桌上。正是这“无筋无骨”的饭食,以它的软体支撑了祖祖辈辈的生活。在它的支撑下,祖辈们依然移山填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辉煌。

杂粮打成的“饥荒饭”

一碗搅团的背后,是一段食不果腹的日子。生活困难的年月,精细的麦面很少,老百姓常吃五谷杂粮,如玉米面、高粱面。粗糙疏松的杂粮很难成团,自然无法做成面条,给粗粮里和上一点儿麦面,打成糊糊,喝个水饱,就当吃过细粮了。

同样分量的粮食和成面能喂饱2个人,打成搅团却能填满4个空空如也的胃。每年到秋收季节,劳作了一季的人们刚刚经历了丰收的喜悦,这时候,用在生产队磨坊里新磨好的玉米面、高粱面或豆面打一锅搅团是对家人和自己最好的犒劳。只要远远地听见灶房里传来“刺啦”一声响,捣碎的蒜泥被那滚烫的菜籽油泼过的香味便弥漫了整个院子,搅团就是配上这鲜美喷香的味道,让人美美地解馋。

搅团没有“筋骨”,所以分量虽大,却不顶饱,因此得名“哄上坡”。那时候很多人家的地都在塬上,饿着肚子上不去。打好的搅团在锅中黏成糊状,如糨糊一般,能大口大口地吃上两三碗,吃得肚饱就拉着架子车上塬。地里干活的可怜男人被哄了肚子,架子车还没拉上坡,裤带就松了。

来自眉县齐镇的周乃莉记得,小时候家里打了搅团,最期待的一口就是锅底舀不完的面糊——“刮刮”。搅团出锅后,灶膛里尚存的温度将糊在锅底的那薄薄一层面糊焙干,伸手撕下一块,咬在嘴里“嘎嘣”直响,比现在的锅巴还香脆。有的时候火候没掌握好,“刮刮”被烧焦了,大人们也会哄着孩子说:“黑‘刮刮’吃了能拾钱,有福气!”孩子们便争抢着吃。长大后才知道,大人们这样说,是为了让孩子们不要浪费粮食。

一碗搅团,被西府媳妇灵活妙用,既哄了孩子又哄了老公。这样的苦中作乐,在吃不饱饭的日子里,倒也有一股“阿Q精神”的味道。岐周搅团创始人侯岐周说,他们家搅团店里常常有很多老年人点一碗搅团来忆苦思甜,回忆自己吃不饱饭的日子。只需一碗,仿佛就能闻到黄土地的芳香,又仿佛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