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沧桑话毘沙

2020-10-18 03:53:44  来源:西安晚报  




  毘沙城遗迹 陶浒 绘

  残存的土崖断面 作者供图

  经幢残石 作者供图

  传说的卧牛城拴牛桩遗迹 作者供图

  传统民居 作者供图

  近日读到张笃龙先生在《西安晚报》西安地理版刊发的文章《毗沙堡与隆昌寺》,引起了我的兴趣,也勾起了一个土生土长的公式(音pi,二声,同毗)沙人对公式沙这方水土物事的诸多回忆。

  毘沙名称与地理范围的变迁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毗沙”二字一直写作“毘沙”,以至于很多外地人将“毘”误读为“昆”,甚至仅凭读音而写成“皮沙”,经常为此闹出笑话。后来为方便识读,才将“毘”写作“毗”。这一变化,现今三十岁以上的毘沙人都有深刻记忆。当时小学校牌、村委会公章、红头稿纸都有“毘沙”二字。

  高陵区民政局编修第二轮《高陵区地名志》时,我有幸参与其中,对许多地名、村名进行过调查考证,其中就包括“毘沙”。毘沙村位于高陵区西境,北部为奉正原尾,高约十余米,南部为泾河北部平原,包括毘沙一、二队,巷里、湾雷、染房王、马窑、西城坊、孟村,共八个村民小组。

  据我掌握的方志、古代碑石、墓志铭资料显示,毘沙在宋金元时为镇一级建制,称为毘沙镇。明清时改设为毘沙里,其所辖范围北接萧家村、东至邓家塬、南至泾河北岸,西与泾阳县接壤,基本囊括了今姬家街办的中南部,还包括崇皇街办的坡底任村。可以说,历史上的毘沙镇、毘沙里要比现在的毘沙村大得多,奠定了高陵辖区西南境的基本格局。

  二河滩与卧牛城

  毘沙当地老辈人口耳相传,说此地原叫“二河滩”,所谓二河,指的是泾河北支流和南支流。据说在上古时期,发源于宁夏六盘山的泾河从泾阳县张家山向东南流,过泾阳县城南后分为两支,南北支流进高陵境内后受奉正原阻挡,在毘沙一带形成滩地。

  虽然二河滩是一个遥远的传说,但从毘沙一带地貌成因来看,确属古泾河冲刷而形成的台原漫滩。上世纪80年代,文物工作者曾在此地发现过仰韶文化遗存的陶器残片,足见此处在远古就有先民活动。

  毘沙旧有土夯城墙,呈方形,一半在原上,一半在原下,东、西、南三面各开一门,北面为聚气,不开门。方城坐北朝南,依原而建,街巷交错,房舍层叠,远远望去,像一头卧牛,被形象地称为卧牛城。据说,明代中期前,毘沙城居民以蔡姓为主,蔡姓善经商,发家后请风水先生查勘城内地形,取其地脉旺处大兴土木广盖房舍。可好景不长,蔡姓就因得罪官府而祸及满门,最终落得个绝户下场。后来,人们说是因为蔡家盖银窖时未听风水先生的劝诫,挖到了牛蛋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