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秋露说起

2020-10-18 03:53:37  来源:西安晚报  






  天气渐凉,早起锻炼,在门前湿地公园的花朵、树叶及草坪上,均见到露珠的身影,它们像钻石般闪亮、水晶般透明、珍珠般圆润,静静地装点着秋天的清晨,正所谓“露水四季有,秋天多且贵”“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秋露缘何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珍珠”?在古人的心中,“露水是上天降下的神物,有延年益寿的功效。而秋天又是成熟和丰收季节,秋露自然十分珍贵。”不仅如此,我国的第一部地理志《山海经》更是发挥了重要的助推作用:“诸沃之野,摇山之民,甘露是饮,不寿者八百岁。”

  饮秋露可长寿?如今看来,这个观点实在是站不住脚,没有强有力的科学依据。然而,正是因为此观点,从汉朝至清代的正史里便有了大量收集秋露的记载,汉武帝建造的“承露盘”无疑是独占鳌头。《史记·孝武本纪》谓:“其后则又作柏梁、铜柱,承露仙人掌之属矣。”司马光《资治通鉴》进一步阐释了汉武帝初造“承露盘”的具体时间以及此建筑的规模:“汉武帝元鼎二年春,起柏梁台。作承露盘,高二十丈,大七围,以铜为之。上有仙人掌,以承露,和玉屑饮之,云可以长生。”从汉武帝到清乾隆帝,祈求长生不老的帝王们几乎都建造了“承露盘”,每天饮着天赐“健康水”的帝王们虽没延年,却将“秋露”这种自然现象“演绎”“神话”至最高境界。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变相地强化了自然保护。在没有PM2.5和大气污染的古代,树叶、花草上的露水确实可以饮用,恰如屈原《离骚》所唱:“朝饮木兰之坠露兮。”

  说到露珠,我想起金庸大侠笔下那位漂亮、调皮的黄蓉姑娘不离身的“九花玉露丸”。金大侠并没说这种“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就是用“秋天露珠”配制而成。至于那贼精的黄蓉,受伤求治一灯大师的路上隐隐约约地透了半句“是我爹爹采集各种露水精心配制而成的”,也难以让人相信。倒是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确有记载:“汉武帝时,有吉云国,出吉草,食之不死。日照之,露皆五色,东方朔得玄、青、黄三色露,各盛五盒献于帝。”治学严谨的李时珍将“吉草”与“露”等同记之,至少说明“露”对人有一定的益处。

  说到露水,还不能不提烹茶。“老扬州”对烹茶之水的咸甜、甘苦、清浊和浓淡分辨得十分精细,并将其分成四个等级:一等天水,二等泉水,三等江水,四等河水。而天水又分露水、雨雪水。当然,不同茶的采摘时间也是千差万别的,有的要在无露时才能采,有的则必须采在浓露之中。苏曼殊的《采茶词》说:“晓起临妆略整容, 提篮出户露正浓。小姑大妇同携手, 问上松萝第几峰? ”诗中就交代了所采之茶必须在浓露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