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疫情生活

2020-10-18 03:53:37  来源:西安晚报  




  妻子在应急管理部门工作,大年初一,突然接到单位电话,要求立即停止休假,紧急返岗上班。她二话没说,放下电话,拿起包就走了。不大一会儿,她又打回电话说,街上没有车了,让去送送她。我急忙下楼。出小区时,见门口已来了防控工作小分队,拉起了横幅,设立了劝返台,限制人员出行,要求大家减少外出、不得聚集。我停下车,有些不习惯地登记,测量体温,说明外出原因,才被允许外出。

  当时还想,该不会是反应过度吧,疫情还能挡住中国人过年?心里并不以为然。可翻看手机,打开电视,收听广播,铺天盖地的消息都在说疫情,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欢度春节的愉悦心情、准备走亲访友的兴奋,很快就被疫情引发的焦虑与不安冲淡了。

  妻子一去就是一天,中午也没顾上吃饭。晚上我去单位接她,见她还在打电话,一遍遍地嘱咐叮咛,安排工作。回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妻子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而每年雷打不动的初二回娘家,她好像全不记得了。

  随后的日子里,我就成了司机兼厨师,每天接送妻子上下班,回家后就围起围裙,张罗一家人的一日三餐,忙里偷闲看看电视、手机里播发的疫情最新情况,得知一支支驰援武汉的医疗队义无反顾地奔赴江城,我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敬意。面对疫情,不免无奈与忧虑,但总有期盼和希望在胸中不断滋生、升腾。

  2月3日,女儿去西安上班。不久就打电话说,有一个同事从外地回到西安上班,因为曾与来自武汉的亲戚有过接触,而被小区隔离在家里不能外出,家里什么都没有,需要救援,这样,我又成了防控疫情志愿者。放下电话,取出家里准备过年吃的大米、苹果,以及煮好的大肉、牛肉,又去超市排队采买了青菜、鸡蛋、火腿肠、挂面、纯净水,杂七杂八地塞满了后备厢。驾车上路,一路过检测点,量体温、登记信息,申明出行原因,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赶往西安,为女儿的同事送去隔离期间的生活用品,并叮嘱她东西没有了就打电话。

  2月4日下午,单位领导来电话,问我能不能起草一封致基层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的公开信,传递党委的工作部署,指导基层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值此危急时刻,我义不容辞,满口答应。从晚上七点开始,我就坐在电脑旁,一字一句地敲打,一段一节地修改,说疫情形势,讲中央部署,发党委号召,提工作要求,一直忙活到十一点多,字斟句酌地完成了这封公开信。当天夜里,这封公开信就通过微信群发给了基层党组织书记和广大党员,激发了大家防控疫情的热情,坚定了人们战胜疫情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