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序》失佚记

2020-10-18 03:53:13  来源:西安晚报  






  王羲之《兰亭序》,不仅是行书典范、楷模,亦是美文典范。不过,在梁朝昭明太子萧统编的《文选》里,没有《兰亭序》;在著名的《三希堂法帖》里,也没有“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却有《快雪时晴帖》。因《三希堂法帖》选的全部是清朝乾隆时的真迹,而《兰亭序》早就失佚,流传下来的全是临摹品。

  先说说文章。《学斋占毕》载:林之奇编《观澜文集》认为,《文选》不收《兰亭序》,“识者以为遗恨。”陈正敏《遁斋闲览》云:“‘(《兰亭序》)其文甚丽。但天朗气清,自是秋景,以此不入选。’然‘丝竹管弦’语亦重复。”《学斋占毕》是北宋书,陈正敏亦北宋人。南宋末,周密《齐东野语》也探讨《兰亭序》,说当时饮酒即兴作诗,作不出就罚酒。那天有四十二人聚会,十六人被罚,其中就有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周密认为是王献之“平日静退之故”。当时即兴诗作的水平亦可想而知。似乎那时学界正热衷讨论《兰亭序》不入《文选》的话题,所以,其结论也不靠谱。

  萧统的选文标准是:“事出于沉思,义归于翰藻。”只要萧统不作出说明,他人的所有观点都只能是猜测。不过,《兰亭序》当时是王羲之喝醉酒后的草稿,多处涂改,用字也不规范。《苏轼文集》卷六十九·题跋·书摹本兰亭后:“凡涂两字,改六字,注四字。‘曾’不知老之将至,误作‘僧’,‘已’为陈迹,误作‘以’,亦‘犹’今之视昔,误作‘由’。”后世及今日,我们认为是好文章,而当时的萧统却认为不算是好文章。就像今天,我们不会认为《文选》篇篇是佳文一样。这才是《兰亭序》未入《文选》的主要原因。况且,依照苏轼文中所说,现流传的各种摹本《兰亭序》,有多处被临摹者改动过,已非原状。

  再说书法。虽然关于《兰亭序》的去向众说纷纭,但基本基于以下之说。唐朝开国,天下太平。唐太宗李世民非常仰慕《兰亭序》,一直留心其下落。至贞观初,距离晋永和九年,已经270多年了。终于,发现其踪迹。唐人著作《隋唐嘉话》载:南朝陈国天嘉年间《兰亭序》为僧永所得,隋平定江南,《兰亭序》一度落在晋王杨广处,僧果借出来临摹,杨广那时忙着登基做皇帝、挖运河、下江都,无暇顾及书帖的事。僧果死,《兰亭序》由弟子辨才保存。《法书要录》载:僧人辨才将其密贮于寝室上方梁上的暗格里。太宗借道场供养的名义敕请时年八十多岁的辨才入宫,其间偶尔谈起书法,言及王羲之兰亭事,辨才避而不谈。在皇帝的一再诱问下,辨才解释:“先师在时,确实见过,后经战火离乱,不知所在矣。”皇帝只好作罢,让辨才回浙江寺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