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跨越“23倍红线” 是一小步也是一大步

2020-01-14 19:33:4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首只“巨无霸”级新股京沪高铁本周顺利完成IPO,不到1%的中签率虽然保证顶格申购必中,但对大部分市值有限的散户来说,还是需要有一点运气才能成为那位中签的幸运儿。不过,中签率较高在A股并不稀奇,即使是看似巨量的300多亿的IPO募资规模在A股历史上也只能排到第九位,甚至还不如上个月发行上市的邮储银行,以目前A股的体量来说消化起来并不困难。真正值得关注的是突破“23倍”的发行市盈率,这是近年来非科创板新股IPO“真正意义”上的突破23倍红线。此前,也有个别公司的发行市盈率超过23倍,如白银有色、红塔证券等,但主要是因为国企背景发行价不能低于每股净资产,但京沪高铁发行前净资产为3.73元,远低于发行价4.88元,显然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如果发行市盈率不是23.39倍而是23倍的话,募资金额差别只有不到2%,也就是5亿元左右,这对每年巨额分红“不差钱”的京沪高铁来说并不是无法克服的资金缺口。虽然说京沪高铁的发行市盈率也只是略超23倍达到23.39倍,但这跨越“23倍红线”的一小步,也是A股的一大步,释放出丰富的意涵值得关注。笔者认为,借由小步跨越“23倍”发行市盈率红线,进一步明确了市场化发行的方向,未来甚至不排除新股发行机制进行深层次的变革。

  “23倍发行市盈率”虽然不是明文规定,但在2014年新股发行以来却明显存在,即使是2015年大牛市期间,也鲜少新股发行超过这一标准。直到2019年科创板成立,才打破了这一界限。因此,“23倍红线”在一定程度上可视为核准制和注册制之间的“楚河汉界”。京沪高铁此次迈出的这一小步,在某种程度上可视为A股向注册制迈进的明确方向。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一小步或许也将成为未来A股一大步的开始。

  事实上,过去“23倍红线”的隐形限制也曾经引发不同观点的碰撞。在中签率极低的情况下,意味着投资者愿意出更高的价格来申购新股;上市之后的连续涨停,说明“23倍红线”之下的新股定价,大部分并不是市场均衡的价格,而存在人为刻意压低的痕迹。虽然划出这一红线是为了让上市公司和承销商不至于因为“资金饥渴症”而过度圈钱,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压抑了市场定价机制的功能,“无脑打新”成为投资者不假思索的选择,对形成理性投资的风潮不利。另一方面,为何定在“23倍”而不是13倍或33倍,也存在商榷的空间。不同行业在同一市场的估值不同,本来就是全球各地股市的常态,A股也概莫能外,将不同行业的公司统一划定“23倍”的天花板,无疑存在“一刀切”的嫌疑,特别是对那些盈利状况较好、发展潜力较大且获得市场认同的公司,可能无法通过IPO一次“吃到饱”获得发展的足够资金,存在错过发展壮大最佳时机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