吆喝声里的时代变奏

2019-12-03 06:20:01  来源:南京龙虎网-南京日报  

(原标题:吆喝声里的时代变奏)

    ■林文钦

    我所客居的江宁区,一直在吆喝声的变奏中不断前行。“磨菜刀”“补雨伞”“箍桶哟”……这些城乡接合部居民最熟悉的吆喝声,隐匿于街头巷尾,带着最本土、最亲切的记忆,散发着过往岁月的芬芳。 

    记忆中的上世纪七十年代,物质短缺,人们关于穿衣的口头禅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真正没法再穿的破衣服,还会被“旧物利用”,纳成鞋底。即便是彻底没用的破布条,还有因为儿女脚已长大、实在是穿不得的“小鞋”,我母亲仍会收藏着,等待着巷头响起收旧的吆喝声。 

    最萦绕我心间的,还是那时腊月卖货郎的声声吆喝。一听见这些吆喝声,我就知年关近了。“扑通!扑通!”卖麦芽糖的货郎一面摇着拨浪鼓,一面吆喝着出现在小巷里。孩童们疯一般从家里跑出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货郎瓶子中的糖,围着货郎咽口水。大人们拿出破布条、旧罐头,来交换麦芽糖。卖糖的按你提供的东西,在糖上比划着,一番目测后,便敲下一块,交换便算完成。那时大人们还用“敲敲糖”比喻人出手的小气。回想起来,在“坏破布、烂棉花”成宝贝的年代,以物易物的双方,谁又可能大方到哪里去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乡村代销点出现后,货郎挑子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但货郎们的吆喝声,依然留在我们的记忆里。颤巍巍的扁担、颤巍巍的挑子,在我的脑海里成了鲜活的历史意象。 

    记忆回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晨钟暮鼓里,城区市民安逸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而那些不绝如缕的吆喝,则时时相伴。“收破烂嘞!刷洗抽油烟机……”听到这吆喝声,家家户户都会把易拉罐、塑料水瓶集中在一起,喊收废品的人上楼,用铁杆秤称分量。当时,铝制的易拉罐每个回收价一角,可是最值钱的。小孩儿们最喜欢跟在清洗油烟机的人身后,学着他们抑扬顿挫地吆喝:“油烟机五元钱擦一擦,不然累坏家里老妈妈……”时至今日,我依然能惟妙惟肖地模仿那吆喝声。 

    蓦然回首,时代变化如潮涌动。本世纪的头几年,随着社会的发展,读报的人多了;商品的包装变得五颜六色。因而收废纸箱废报纸的也多了起来。随着老城区改造的加快,收旧家具旧门窗的多了。家用电器更新换代,原先的彩电冰箱洗衣机油烟机加入了“废品”行列。我家的台式组合音响只能按废塑料论斤两收购。消费品的丰富,使消费升级越来越快,商品更换周期变短。小巷中收旧的吆喝声也“现代化”起来,收旧人用电喇叭放着录音,吆喝变得不费气力。街区又流行起新的吆喝:“有坏收音机、录音机拿来卖咯。”“收旧电视机、旧洗衣机、旧冰箱、旧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