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质感

2019-12-03 06:19:48  来源:南京龙虎网-南京日报  

(原标题:生活的质感)

    ■童晔

    我热爱吃小馄饨,离家上大学前,家里冰箱的冷冻柜里都是奶奶包的小馄饨。大学后,我读书所在的城市对馄饨的定义却是一只只硕大的饺子,一海碗端上来,绝对让人望而生畏。我只得把对小馄饨的热爱转移到面条上。毕业后,我到了影视基地工作,喜欢吃面条的习惯依旧没有改变。 

    前段时间加班频繁,打卡下班后食堂往往已经没有饭了。制片人站在食堂门口发了会儿呆后,拽着我的胳膊气喘吁吁地上楼找车钥匙:“走走走,带你去一家味道贼牛的面馆。”制片这些年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吃过的美食不计其数,用牛来形容一碗普通的面条,它的美味可想而知。 

    开车二十分钟,窗外的建筑逐渐变得矮小,花里胡哨的广告牌也被剥落成灰色。穿过田野,驶过石桥,跟着载满稻穗的三轮车后猛吸它的尾气,天窗上有鸟划过,和天空飞机留下的白色轨迹融为一体。大爷大妈并肩坐在拖拉机上,用着方言讨论制片光洁如新的大奔,发出啧啧赞叹。 

    面馆看上去非常普通,厨师和老板乃至服务员都是五十多岁的阿姨。深蓝色的招牌,被熏黄的玻璃上贴着塑料红纸,写着各种类别的面条。大厅的墙壁上挂着的还是十几年前流行的风景钟表画,配合着穿着花色鲜艳的老板娘,有种穿越时间的年代感。 

    长桌上用保温餐盒装着各类浇头,香气扑鼻。老板娘左手搁着面碗,右手拎着大勺,询问顾客要什么浇头。制片在长桌前走了两圈,指着所剩不多的鸡丁说:“给我打点这个吧。”老板娘嗯了声后把面碗搁置在桌上,提起餐盒连肉带汤都浇进面碗里,边从餐盒壁上刮着鸡丁边道:“都给你啦。” 

    “谢谢老板,再给我加两个蛋!”制片道。老板娘听此,掂着餐盒的手都抖了下,发出疑惑的声音:“你吃不下吧?”制片不语,轻哼一声,以实际行动证明她的饭量可不是虚的。 

    面条筋道,浇头入味,赤色汤底鲜甜可口,托起面碗捧在手里吃,仿佛有半斤重。两个人埋头苦吃,制片吃完后哀嚎出声:“我吃到头顶了。”我笑称再吃个几次拌面,我的麒麟臂就要练成了。 

    都说当下是飞速发展的时代,一切都在加速:加速长大,加速老去,加速衰败。也许因为如此,生命中的过往都模糊起来。滆湖在近,午间日光清透如歌。稻穗枯黄被风吹散,田野间小楼丛生,落下深浅不一的脚印。眼下清透的天气,听着广播里播报着的午间新闻,突然觉得路是那么漫长,走也走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