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老娘回娘家

2019-12-03 06:19:43  来源:南京龙虎网-南京日报  

(原标题:陪老娘回娘家)

    ■赵启杰

    我回老家过年,腊月二十九这天按惯例要去舅舅家走走亲。我便问娘要不要陪她回趟娘家。娘说,你们要是去我愿意跟着去,你们不去我也没意见。 

    我知道娘内心其实还是想去的,她只是怕我花钱。于是我便让弟弟准备车辆,他去年新购了一辆双排座客货两用车,虽然没有我的轿车乘坐舒适,但更便于装载一些礼品。在村里的超市为三个舅舅家各备了些年货,我们娘仨儿便前往舅舅家。 

    舅舅家住在北部山区一个叫石门的地方,我并不常去。我出生的时候,外公外婆就不在了,等我长大后去外婆家,都是在舅舅们家里吃饭。后来从军和就业都在外地,回老家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直到三位舅舅相继离世,我也没有去过几回。 

    如今,娘已年逾八旬,原来的兄弟姊妹6个就剩下她自己了,娘家同辈中,还有两个嫂嫂和一个弟媳。近几年,春节前我都会陪她回趟娘家看看,娘总是显得非常开心。小的时候,常听娘讲起她回娘家的一些往事,虽已久远,但却在娘的心里记忆犹新。家乡有个风俗,农历六月六,出嫁的女儿都要回娘家,送上新蒸的馒头,还必须有一条用白面做的“鱼”。家境富裕的人家,总是装满一大篮子馒头,当然,那条“鱼”也做得非常大,上面用一条笼布罩着,总会吸引路人的眼球。娘说,那时我们家日子贫寒,几次都差一点儿被饿死,家里自然没有更多的白面让她体面地回家。她挎在臂弯的那只挎篮比别人的小几号不说,因为只装了几个馒头,笼布罩不住,时不时地就会凹陷下去。娘挎着那一小篮子馒头和一条又瘦又小的“鱼”,步行几十里的山路去送节。路过别的村庄,怕人讥笑,娘总是在村头停下脚步,在道旁折些树枝,然后把笼布高高地撑起,给人家看起来,像是装满着尖尖的一篮子。每说及这些过往,娘的眼睛都是湿润的,我也听得有些心酸,在那样的岁月,娘的尊严,竟是靠几根树枝支撑的。 

    途中,娘指着村前那座她小时常去拾柴的山,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石门的传说。在那座山上有个石门,相传谁家只要有九个儿子就可以合力打开,进去取宝藏。村中一户人家有八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出嫁后,当家的就带着自己的八个儿子和女婿,冒充自己有九个儿子,浩浩荡荡进了山,结果石门真的就被打开了,兴奋之下,小儿子叫了声:“姐夫,快进来!”谁知,这一句泄了密,石门猛然关闭,将其女婿夹在其中。据说,从此之后,从石门下流出的水都是红色的……尽管只是传说,但却蕴含着村民朴素的道德观念,做人做事要以诚信为本,不可心生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