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土满坡到秀美山川

2019-12-03 06:11:38  来源:经济日报  

延安市退耕办总工程师白应飞是土生土长的延安市吴起县人,在他的记忆里,当时的吴起几乎见不到树和草,无论春天或秋天,一旦刮起沙尘暴,黄沙遍布,昏天黑地。“大白天走在外面,街对面的人都看不清,屋里必须开灯,不然什么都看不见。”

“三天两头旱,十种九难收”,这是当时延安农业生产的真实写照。在南泥湾生活了60年的老人侯秀珍回忆说,过去山上都是农田,一下雨,山上的黄水(连泥带水)冲下来,泄在山下川道的稻田里。老百姓赶紧拿上盆,一盆一盆把稻田里的泥水往外舀,试图保住本就收不了多少粮食的口粮田。赶上好年景,山上的耕地一年也仅能收获100来斤粮。

还有漫山遍野的山羊。人们这样形容山羊对生态的破坏:嘴是一把剪,蹄是四把铲。山羊不仅吃草和树叶,还用蹄子把草根也刨出来吃掉、把树皮啃光。侯秀珍说,农民们年年倒山种地、漫山放牧,以牺牲生态为代价维持生计。最终山扛不了风,地保不住水。就如信天游所唱,“开一片片荒地脱一层层皮,下一场大雨流一回回泥,累死累活饿肚皮”。

资料显示,20世纪末,延安水土流失面积高达2.88万平方公里,每年流入黄河的泥沙量达2.58亿吨,约占入黄泥沙总量的六分之一。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来延安考察后断言:这里不具备人类生存居住的基本条件。

拼执着,大地由黄变绿

曾几何时,“荒凉与贫穷”成为老区延安的代名词。萧索荒山、漫天风沙,成为这里挥之不去的“黄色哀愁”。林业专家认为,黄土高原土质疏松,许多地方并不适合种粮食,特别是陡坡地,开荒种粮极易导致水土流失,大大减弱了农业生产力。

1997年8月,中共中央发出了“再造一个山川秀美的西北地区”的伟大号召。两年后国务院提出“退耕还林(草),封山绿化,个体承包,以粮代赈”16字方针,要求延安“变兄妹开荒为兄妹造林”。这为延安加快生态环境建设、实现可持续发展指明了方向。

随后,延安市委、市政府积极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号召,组织干部群众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大规模退耕还林。20年来,延安人以执着的延安精神,在世界水土流失最严重的黄土地上植树造林,在这片红色圣地掀起了一场增绿扩绿的“绿色革命”。

在吴起县全国退耕还林展览馆墙上有这样一句话:封山禁牧从吴起开始,退耕还林从延安走向全国。吴起林业局副局长刘广亮告诉记者,1998年,吴起县革命性地封山禁牧之路启程破冰。人均留足2亩口粮田,吴起一次性将155.5万亩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还草,成为全国退耕还林中封得最早、退得最快、退耕面积最大的县。也就是从这一年起,退耕还林在全国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