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让女儿以后嫁个像我一样的男人

2019-12-03 05:15:49  来源:钱江晚报  

  第一个“双11”

  一天送了800个快递

  下午5点20分,丁建送完最后一单快递。将近8个小时里,他上下楼40多次,打了近50通电话,发送超过170条短信。

  打完卡,他跑进便利店买了一瓶脉动,当场扭开盖子,猛灌了几口。饮料顺着嘴角,洒在亮橙色的工作服和已经板结的翻皮短靴上。

  丁建跑快递还不到5个月,是站点里最年轻的快递员。和其他皮肤黝黑、看着沧桑甚至有点邋遢的“典型”快递员相比,丁建有着一张“非典型”快递员的相貌:一头利落的寸发,两条浓眉下,是青涩俊秀的面庞。

  丁建选择送快递的原因很简单:赚钱。

  2017年丁建“结婚”了,老婆是他初中同学。像当地一些年轻人一样,他俩摆了场喜酒,就算是婚礼。很快,两人就在这年10月迎来了女儿萌萌的出生。来杭州之前,他在老家一间金融公司做理财销售,一个月千元的收入,对一家三口来说有些捉襟见肘。

  今年过年前,他听在杭打工的发小说起,这边送快递月收入能上万元,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做出选择。“双11”前,他看到点我达正招聘临时快递员,就报名参加。

  第一次参与“双11”物流,丁建用“打仗”来形容。他记得,11月13日,站点进入高峰,丁建凌晨4点到的库房,虽然早就听同行说起过,但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包裹还是让他大为吃惊。有经验的老快递员已经拉完一趟回来,他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备货出车。

  那天中午12点,丁建忙得焦头烂额,就在街边的沙县小吃就着瓶装水,用了5分钟匆匆吃完午饭。他在杭州打工的妻子刚刚夜班结束,来不及休息,赶来帮忙送件。两个人忙活了一天,跑掉2块电池,来回拉了6趟,才勉强送完近800份快递,而这是他日常送件量的4倍。丁建甚至来不及洗澡,抹把脸睡上个把小时,天不亮又得出门送件。

  “双11”那几天,连着几天昏天黑夜,最晚一天,丁建忙到凌晨1点,11日到20日换回的是不到7000元的收入,丁建觉得值得,只是还想再多挣一些。

  他的梦想是拼搏几年

  不想女儿一直做留守儿童

  收工后,丁建把快递车停回站点,准备回家。

  他就租在离站点10分钟的公寓楼里,房子是简单改装过的Loft,隔音、保暖一般,所幸租金便宜,每个月还不到1500元。妻子买好了菜,就着火锅底料简单一烫,就算是当天的晚饭。

  饭后,丁建照例给远在贵州的萌萌发起视频聊天,女儿在那头忙着玩玩具,说不上几句话。“快一年没回家了,感觉和我们疏远了,有时候不爱搭理我们。”挂了视频,这个20岁的父亲,焦虑写在还有点稚气的脸上,但对此又似乎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