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39起银行股权拍卖:哪些很抢手 哪些一再打折还是流拍

2019-10-09 20:22:31  来源:澎湃新闻  

  哈尔滨农商行、滨州农商行的股权拍卖结束,但均流拍。两家银行的相关股权起拍价均较评估价值有所打折。

  这两家银行的股权均为第二次被拍卖,因首次拍卖流拍,第二次拍卖出现降价。其中,哈尔滨农商行的4000万股为黑龙江远东木业有限公司所持有,股权评估价值为6392万元,首次拍卖起拍价为5944.56万元,本次起拍价为5647.332万元,降价约300万元;滨州农商行的10.2万股为张某所持有,股权评估价值为13.53万元,首次拍卖起拍价为13万元,本次起拍价为11万元,降价2万元。

  拍卖价格过高或许成难出手原因

  一位沿海农商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有的银行股即使身处江浙地区,经营情况也良好,但依然遭遇流拍,或许与其价格太高有关。有的银行股标的比较大,大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价格,让即使有意向接盘的企业或个人,也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刚刚结束的浙江稠州商业银行2000万股股权,因两次拍卖均流拍,已改为变卖,变卖价为5600万元,相较7000万元的评估价打了8折。目前有3000多人围观,但尚未有报名者。

  稠州银行还有另一起更大的股权拍卖即将于本月20日开始。北京天瑞霞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稠州银行未质押的1亿股股权将被拍卖,起拍价高达4.4亿元。截至2018年末,稠州银行每股净资产为4.76元/股,1亿股股份的市场价为4.76亿元,该拍卖价为市场价的92.44%。这笔过4亿的生意是否能够成交,还要等待10天以后的结果。

  针对银行股权拍卖出现的“冰火两重天”现象,浙江一位农商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银行股权拍卖有多种原因。对于民营企业和个人持股者来说,如果自身资金流压力比较大,可能会想办法变卖银行股权缓解流动性压力。或者这家银行的去年的业绩不太好,持有人不太看好它未来的盈利能力和发展,想脱手。当然也包括涉及债务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

  监管机构对于银行股权结构变化也保持高度关注。一般而言,合计购入银行比例超过5%,就需要事先征求监管机构核准;超过1%不足5%,也需要事后报备。根据2018年出台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在此限制下,不符合上述要求的机构也需退出部分银行持股以寻求合规,促生银行股权转让或拍卖。

  一位江苏城商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目前银行业的分化在加大,银行业“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利润空间越来越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整个市场上优质的投资标的都比较少,银行也不例外,优质的银行股权是比较稀缺的,所以一旦出现就会遭到热捧。经营效益不佳或者区域经济环境不好的银行,即使打折,也对投资者没有吸引力。这其实反映的是去杠杆的大环境下大家对于投资更加谨慎了,而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压力也在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