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法》落地挤压生存空间 代购们年关难过

2019-01-11 19:57:34  来源:华夏时报  


  这几天,北京女孩小宇的朋友圈格外清净。动不动刷屏的微商不知去向,时不时发数条“九宫格”照片刷存在感的代购也十分低调。不过,一些类似少儿涂鸦的图片在她朋友圈中时不时就会出现一张。这是生存欲极强的代购们在新《电商法》下想出的应对之策。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尽管新颁布的《电子商务法》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提高准入门槛,杜绝个人代购行为,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代购们的路,但充满智慧的代购们和急需代购的“剁手族们”,总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成功交易。

  而在淘宝上,一些代购的店铺甚至在盘算着涨价。“如果被征税,商品可能涨价”被回复给每一个咨询的买家。

  高额利润驱使着专业代购们绞尽脑汁见招拆招,但精力有限的留学生代购们已经率先感受到寒意。

  “不敢在朋友圈发广告了,生意本来就一般,现在更淡了。”澳大利亚留学生李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而以往代购出没频繁的香港屯门,也同样冷下来了。“主要是不知道后果究竟会有多严重,就怕钱没挣到,还惹一身麻烦。”在香港读研的广州女孩方卉说。

  代购悲喜剧

  每年岁末年初,都是代购传统的旺季,国外的打折季,加上国内春节前物流停运,让许多人都会选择在此时囤上一些货。但今年,代购的旺季比以往提前了,淡季也过早的到来了。而淡旺季之间,只隔了一个1月1日。

  “请尽量语音沟通”“发微信询问时不要涉及银行、转账、支付、下单及品牌名称等敏感词”,成了元旦以来每一个代购的潜规则。

  而将所有内容通过一张简笔画和夹杂着汉字的中式英语,让顾客看懂自己的商品,则成了代购们的新技能。

  无法抵挡的代购,背后是高额的利润。澳大利亚一档名为《A Current Affair》的电视节目还曾讲述过一个中国代购从业者月入100万澳元的事迹,让很多人叹为观止。

  事实上,就在2018年年末,借着“元旦后马上涨价”的噱头,不少代购上演了一出“奇幻剧”,在年底的最后关头创下了历史销售新高。

  “代购的价格优势十分明显。”代购娇娇说。她能熟练说出中国女孩最欢迎的几十种商品,并且精准报出国内专柜和代购之间价格差。

  即使近年来天猫国际、网易考拉、小红书等众多海淘网站轮番上场,都没能让代购偃旗息鼓。但对于留学生代购来说,寒冬早已到来。

  “许多电商平台的东西,比我在药妆店里买的还要便宜。我寄回国内,即使不被收关税,走最便宜的海运,一箱化妆品运费也得好几十,还不算我在日本代购的交通费。真的很难跟别人比价格,只能说保真。”日本留学生易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