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转折的文学记录

2018-11-09 09:25:47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时代转折的文学记录
 

  编者按: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改革开放带来的深层次的社会变迁影响了每一个中国人,这变迁既体现在平地崛起的高楼广厦、穿山越海的交通工具、愈加精致的华服美食上,也体现在人们的观念与心态上,这正是文学大有可为之机,而文学也并未辜负浩荡的时代潮流。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见证了许多优秀作家的成长,也收获了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它们令我们感动,也令我们深思。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本版推出特别策划,带领读者重温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文学经典,本期刊发第一篇,欢迎关注并参与互动。

  一篇报告文学让数学家陈景润家喻户晓

  1978年,中国当代历史中的关键一年。

  这年1月,《人民文学》发表了作家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这部作品取得了巨大成功,乃至如今一提起徐迟,首先想到的是他的报告文学,而不是他的诗。这部作品描写了数学家陈景润探索哥德巴赫猜想的艰苦历程,陈景润也因此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人物。

  徐迟笔下的陈景润,是个敏感、内向,却始终坚持自己的追求的数学家。他的童年很少欢乐,过早目睹了旧社会人吃人的惨状,将自己封闭在唯一的爱好——数学中。读高中时,数学老师告诉大家:“自然科学的皇后是数学。数学的皇冠是数论。哥德巴赫猜想,则是皇冠上的明珠。”哥德巴赫猜想由此种在了陈景润的心中。从厦门大学数学系毕业后,陈景润来到北京的一所中学教书,不善言辞的他感到巨大的挫败感,疾病更打击了他的自信心,失业是难免的。就在这时,厦门大学校长王亚南慧眼识英,邀请他回校,但并不给他安排教学工作,他得以潜心研究。其间,他的一篇论文引起了华罗庚的注意,陈景润由此重回北京,进入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工作,集中精力探索哥德巴赫猜想。1966年,陈景润在《科学通报》上宣布了他的探索结果,但未发表证明过程,他认为自己的证明过程太复杂。为了使其更简洁,他一直在修改自己的论文,然而此时他已逐步陷入“文革”的狂风暴雨中,被指责为走“白专道路”,迟迟未提交论文也被有心人士解读成了“贪图稿费”,身处暴风中心,陈景润仍心无旁骛,专心在自己的论文上。后来,数学所来了一位周大姐,政治部主任周大姐和党支部书记李书记关怀陈景润的生活,让他的心中有了光明。1973年,陈景润完成了论文,他只对李书记说了一句话:“这是我的论文。我把它交给党。”

  作为普通读者,我们无法接近哥德巴赫猜想,也无法接近陈景润的探索过程,太多的专业知识将我们排除在外,但从报告文学中我们能够体会到陈景润在探索过程中表现出的迎难而上、坚持不懈,这主要归功于徐迟富有张力的文字。他以“攀登高峰”的比喻手法来表现陈景润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