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博士生送快递”的舆论喧嚣中我读到了什么

2018-11-09 09:24:52  来源:中国青年报  

  暖评
  从“博士生送快递”的舆论喧嚣中我读到了什么

  8年前,为了考研,谭超当起了快递小哥。如今,已是延边大学历史学博士研究生的他,依然从事着送快递的兼职工作。有老师指责谭超:“这么一个高学历的人抢低学历的活,脑子是不是有病。”谭超却一点也不认同通过学历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做法。临近“双11”,快递小哥为消费者购物狂欢付出了汗水和辛劳,在他们中间,也包括谭超这样“身份特殊”的人。

  很多人看到这样的新闻,大概也会产生与上述老师类似的困惑。快递小哥与从事学术研究的博士生,看上去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群体。在世俗眼光中,送快递是体力活儿,对知识积累要求不高,而博士无疑是站在知识塔尖的人。人们对谭超的行为产生争议,不光是觉得他个人作出这样的选择是大材小用,还站在社会人才资源分配的角度,感到“博士送快递”是一种错位。

  然而,这究竟是行业发展的客观规律,还是人们形成的刻板成见?是快递业不需要博士,还是太多博士放不下身段投身产业一线?

  在现代社会中,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岗位,都离不开对知识的运用,对创新的需求。谭超从事快递兼职,就充分利用了自身的知识储备和创新能力。比如,他在8年时间里共计送出了80万件快递,如果按照年工作11个月算,平均一天就达到了300件的送货量,相当于普通快递员的两倍以上。达到这样的工作效率,不是因为谭超比其他快递员跑得快,而是他自创“快递编号法”以后,提高了快递分配的效率。

  不难看到,博士生去送快递,照样可以发挥知识的价值。在某种程度上看,他还身体力行地推动了行业进步,不光能够在微观的工作中送好快递,还从宏观层面提高了生产力。可以说,快递业不仅需要博士,还需要更多有知识的人才,来改变整个行业的生态和模式。

  这些年,高学历者从事传统观念里入行门槛低的职业,经常被新闻所报道。不光有博士生当快递小哥,还有博士去养鸡、养牛,去“开拖拉机”“卖面包”的新闻。每每有这样的报道出现,舆论场上就经常分成两派,有人认为高学历者从事“低端产业”是接地气,也有人认为博士不从事学术研究,浪费了宝贵的科研资源和教育投入。

  纠结于这样的问题,还是把“博士”这个身份标签看得太重。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某种文化习惯,一些人衡量知识水平的标准不是看一个人有多少真才实学,而是他获得的文凭与学历。人们在认识一个社会群体的时候,经常会犯脸谱化的毛病,过度在意头衔,而忽视头衔背后的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