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公司北京科兴股权争夺战:跨越太平洋的难缠官司

2018-08-10 21:09:02  来源:华夏时报  评论

  在2018年的半年报披露之际,未名医药(002581.SZ)近日表示,公司上半年业绩将原预测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修正为500万元至7800万元,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北京科兴仍拒绝提供近期财务报表”。未名医药2017年年报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也是由于与北京科兴的纠纷。

  这一闹剧源于对科兴控股私有化的争夺战。

  科兴控股私有化的纠纷

  从股权结构来看,北京科兴只有两个股东,即科兴控股(香港)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科兴控股”)、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未名生物”),分别持股73.09%、26.91%。

  未名生物的背后是A股上市公司未名医药,未名生物是它的全资子公司;而未名医药的控股股东正是未名集团,未名集团的董事长是潘爱华。

  香港科兴控股的母公司则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科兴控股”,SVA)。北京科兴实际为科兴控股的主要经营实体公司。

  2015年年底,顺应中概股回归潮,科兴控股希望启动私有化进程,回归A股资本市场。潘爱华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按照北京科兴的每年业绩,在A股将会获得更高的市场估值,未名医药也将受益。

  科兴控股资料显示,目前其股权架构为机构及散户持股47.98%、尹卫东10.61%、赛富基金18.91%、1Globe Capital及其关联方22.5%。

  2016年2月1日,同为科兴控股CEO、北京科兴总经理的尹卫东联合赛富基金组成内部买方团(A),以6.18美元/股的报价,提出科兴控股私有化要约。

  几天后,未名医药方也联合中信集团、中金公司等组成买方团(B)提出竞争性要约,报价7美元/股。

  据悉,在两者僵持不下的情况下,A买方团和B买方团都希望大股东1Globe Capital能组织一次协调会,于是在2017年8月19日,1Globe Capital组织召开了A买方团与B买方团协调会议(下称“8·19会议”)。在“8·19会议”上,1Globe Capital主持会议,希望AB双方谈出自己的底线以便协调,并尽快推进私有化。尹卫东表示希望在下市过程中股东们给予自己和北京科兴副总经理王楠等人10%的股份。当时董事长潘爱华为了快速推进私有化也同意,会议决定成立联合工作小组,推进A+B。

  “8·19”会议后,AB双方组织了多次协调会议,事情本已向着圆满结果进展着,而在最后一次多方协调会上大家对所有异议均得到解决。会后,王楠反馈说A买方团不愿意与潘爱华合作。

  未名医药2018年2月6日公告显示,2017年6月28日,未名医药参与私有化收购科兴控股的北大未名买方团已向特别委员会提交了经修改和优化的收购要约,要约收购报价由每普通股7美元提高至每普通股8美元。其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的13D文件表明科兴控股关键股东1Globe Capital LLC(目前持有科兴控股普通股票数为 9353092 股,持股比例为16.4%)支持北大未名买方团,并愿意将其持有的全部科兴控股股票通过转股的方式支持北大未名买方团的本次私有化交易。截至公告当天,意向支持北大未名买方团私有化交易的科兴控股股东合计持股比例已超过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