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卖房”现在又想“买房” 新潮能源重组失败 复牌后股价新低

2018-05-16 22:34:44  来源:证券时报  评论

  此份临时议案由合计持股7.76%的股东杭州鸿裕、上海关山、绵阳泰合、宁波启坤、宁波驰瑞、宁波祺顺、宁波善见7家合伙企业提出,这其中,4家宁波合伙企业曾系新潮能源2014年收购浙江犇宝时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交易对方,其余3家合伙企业是当时集配套资金的交易对方,而刘珂旗下的合伙企业曾是新潮能源收购对象鼎亮汇通的股东。

  浙江犇宝于2015年11月完成过户,配套资金于2016年5月募集完毕,上述交易各方的股份锁定期均为36个月。新潮能源公告披露,根据上述股东与公司签署的相关协议,仅杭州鸿裕、上海关山、绵阳泰合具有提名董监事权力,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02%,其他4名股东在其持股期间不能提名董监事。

5.jpg

  而当时的交易方案显示,杭州鸿裕、上海关山、绵阳泰合等募集配套资金股份认购对象与上市公司、浙江犇宝及其股东之间均不存在关联关系。

  7名没有关联关系的股东为何提名前次重组的参与方为公司董事,且其中4名董事并不具有提名权?记者多方尝试,没能联系到刘珂,新潮能源方面则表示不清楚股东的意图,他们事前没有和公司有过沟通,递交临时提案后公司就如实披露了。

  值得注意的是,5月15日,退居副董事长一职的黄万珍再次递交辞呈,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等全部职务,同日,独立董事张宝生也因个人原因辞去所有职务。

  此前,在新潮能源停牌筹划重组一个月后,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胡广军、董事韩汉也递交辞呈,胡广军辞去除总经理一职外的所有职务,两人均是在刘志臣2014年入主新潮能源后便上任的董事,均有能源企业工作背景。

  回看新潮能源的股权结构,公司股权分散。2017年3月,刘志臣控制下的金志隆盛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4.46%的股份,减持金额6.6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实控人刘志臣直接和间接持有的新潮能源股份仅10.86%,另外刘志臣拥有单一第一大股东国金阳光授权的表决权,合计控制的表决权比例为17.25%。

  一边是“元老”董事黄万珍、胡广军、韩汉的离席,一边是外来董事卢绍杰、李敏的加速入局并收购其关联资产,如今还有上市公司前次重组的交易对方等待入局,9人制董事会席位空余3席,新潮能源未来的动向值得关注。